超越舆情管理的360度信息决策

中华外包网

2018-08-18

而最后一厘米意味着更多消费者能使用它。这两个问题同样昂贵而费时。(小小)图集详情:  【环球科技综合报道】据《每日邮报》3月20日报道,制片人扬费伊德曼(JanFrjdman)汇集千张NASA拍摄的火星照片,历时三个月手工制成火星的表面景观视频。

根据国家质检总局此前发布的《“十二五”进口食品质量安全状况》白皮书,“十二五”期间(2011~2015年),中国相关部门共检出不合格进口食品12828批、6.8万吨,几乎所有种类的进口食品均有不符合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情况,包括微生物污染、品质不合格、食品添加剂不合格和标签不合格等。

而且目前房地产贷款在银行资产中仍属于最优质的资产,银行很难主动收紧房地产信贷。所以货币政策如果不适度收紧,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就很难见效,因此后期货币政策也可能适度收紧。  不过,海通证券姜超有不同看法。他预测2017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压力有限,因为地产销售对投资还存在滞后传导,存货周期还在发生作用,去杠杆影响还未开始。

该公司去年以22亿美元收购了惠好公司旗下的纸浆制造业务。

  报道还指出,与、香港和台湾一样,中国大陆有1/4学生的数学成绩获得了最高分,这一比例高于其他任何地方。  报道称,专家们担心单靠教科书无法解决英国的数学问题,称教育制度的基本状况存在太大的差别。上海交通大学教育专家、21世纪教授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:英国和中国的教育评价体系是完全不同的。

因为水力发电便宜,在四川的深山中,聚集着500万台比特币矿机。 因此,业内盛传的一句话是:比特币70%的算力在中国,中国70%的算力在四川。 正如蝴蝶效应,近期的一场暴雨,席卷了四川深山的矿场,从而导致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减弱30%。

万人,藏在深山中,过着茹毛饮血的孤独生活。 暴雨之后,很多矿主跑路,矿机生意,再也不是暴利行业,他们陷入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。 突降暴雨今年6月,四川的降雨,有点出奇地多。 作为挖矿大军的一员,李阳在密切注意天气的变化。 除了端午节那天,李阳冒着大雨开车出去买吃的外,其他时候,大水将他们堵在了深山中,寸步难行。 雨越下越大,水电站切断了矿场的电源。 停电,就意味着矿池无法再运营对于矿主来说,这个消息就如梦魇。 雨并不准备停,李阳眼看着,山里的水位越来越高。 26号夜里10点,洪水突然而至,水位猛涨。

几个海拔低的矿场都遭殃了,其中还有上万台机器的大矿场。 李阳的矿场也包括在内。

我们只有两个人,但有两千多台矿机,我们根本抢救不过来,眼睁睁看着被淹。

李阳说。

3天后,2000多台矿机才被抢救出来。 成本价5000元的矿机,如今变成一堆废铁。 一场暴雨,让李阳损失了一千万。

两三家云算力的厂商,却看准了商机,涌到了四川深山中,去寻找报废矿机。 50元一台。 他们低价收购回来这些矿机,准备作为他们矿机的配件。 据称,此次四川的暴雨,导致2万台矿机被淹,亏损金额上亿元。 而业内也有人推测,正是因为这次暴雨,导致了7月初比特币币价的起伏涨跌。 四川深山的暴雨,到了可以影响比特币价格的地步了吗?由于暴雨,四川大面积矿场断电,到28日,算力降到/s,损失30%左右,所以保守估计,四川已拥有比特币世界30%以上的算力。 业内盛传的一句话是:比特币70%的算力在中国,中国70%的算力在四川。

四川,为何成为比特币世界一个最为重要的坐标?挖矿大军潜伏在四川深山中的挖矿大军,大概有万多人之多。

用矿主李珂的话说,他们过着茹毛饮血般的生活。

四川,有着全国最丰富的水电资源,仅岷江流域就有大大小小的水电站20多座。 在丰水期,四川一度电的成本,最低可以做到元,而火电一度电成本要元,二者相差3倍之多。 这就是为何,挖矿大军趋之若鹜,涌向四川的原因。

电就是直接从水电站拉过来的,那边的水电站电量剩余太多了,根本用不完。 一位成都的矿主说。 低廉的水电价格,吸引着全国的比特币矿主在四川深山建场。 以至于行业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四川,已成为比特币的天然矿都。 矿场也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神秘。 在水电厂附近,可以看到一个个蓝色的彩钢板房,离得几十米,就能听见机房中轰鸣声。 那是在轰隆运转的空调。 推开铁门,就能看到一个高几米的大机房,密密麻麻全是矿机,中间无数的小灯闪烁,就像黑暗中幽蓝冰冷的眼睛。

第一次看到,还以为自己来到了黑客帝国的拍摄现场,特别科幻。

李珂说。 一个5000平米的矿场能容纳4万台矿机。 在四川的深山中,这些大矿场如匍匐的野兽,在不停地创造着财富。 财富又形成了聚合力,吸引更多的玩家进场。

李阳就是其中一个。 李阳是成都人,之前在苹果公司上班。 因为觉得上班枯燥,又不想赚死工资,在2017年,他加入了矿机托管大军,在四川阿坝的一座水电站旁边开了自己的矿场。 这个生意很简单,很多人自己想挖矿,但单个矿池运营的成本太高,客户就出钱买好矿机,然后托管给我们。

他们用App,可以随时查看矿机状态。 李阳说。

这笔生意,李阳早就算得很清楚:电力托管费用为元/度~元/度,一千台S9矿机的话每天能挖出价值万的比特币,除去成本电费1万,每天还能赚到4000块。 如此下来,一年下来就是146万,除去其他开支,一个托管1000台矿机的小矿场每年也能赚到100万。

最多的时候他有5个矿场,一年的收入就是500万。 在四川的深山中,藏着大概500万台左右的矿机,有600多个两千台机器以上的大中型矿场。

而小矿场,则多得难以统计。 但这个钱赚得,也没那么容易。 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?就是停电和孤独。 李阳说,停电意味着亏本,而比亏钱更恐怖、更难熬的,却是孤独。 深山出门,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,除了鸟鸣,只有机房的轰鸣声。

每日和他陪伴的,只有微信和游戏。 人没钱不如鬼,在这山上,有钱连鬼都不如。

李阳曾经在朋友圈写过这样的话。

艰难求生矿主们滋润的日子,已基本结束,他们陷入前所未有的生产困境中。

今年的四川,暴雨出奇的多,就在前几天,四川省近年来首次启动了Ⅱ级防汛应急响应,四川的矿场将迎来停电潮。 大量的矿工决定把矿机从四川迁往新疆,开始了史上最大的算力迁徙。 一个新疆矿主说,他手头的1000台矿机,有800台,都是从四川运过来的。 四川正在丧失矿都的核心战略地位。 而矿机生意,再也不是暴利产业。 矿机涨价、电费增加、算力过剩,导致挖矿难度空前增加。 一些小的矿主,挖到一枚比特币的成本,已接近6000美金,现在的比特币价格,只有6300美金左右,利润薄如纸。

而比特币的算力世界,正在形成极端的垄断,对小矿主进行挤压。 矿机生意正在被比特大陆和阿瓦隆矿机所垄断,他们两家加起来,已占整个比特币世界%的算力。 小矿主压缩不了成本,拿电也没多大话语权,别人拿2毛8,你拿3毛3,玩不了的。

在某大型矿场工作的吴哥说。

挖矿这个产业,终究要被巨头收割。 而比特大陆,也开始推出自己的托管矿机服务,小矿主根本无法和巨头竞争。 小矿主的最后一点生存空间,正在被剥夺。

李阳说,他准备把客户的钱退了,就退出这个市场,实在是干不下去了。

而大量的矿主,已被逼至墙角,开始跑路。 每个月,托管者会把这个月一台矿机500元的电费,提前支付给矿主,矿主就卷着这些电费跑路了。 李阳称,很多小矿主,实在是入不敷出,索性不干了,从深山里消失。

而这次暴雨之后,四川出现了一次矿主跑路潮。 被巨头碾压,还遭受天灾,实在干不下去了。 李珂称。 迁徙、跑路,挖矿大军正在面临最艰难的生存困境。

算力之美?那些本来静寂无名的西部村庄,那些在工业时代从未有人光顾的领地,因为算力的进入,它们开始散发出科幻的光芒。

这些算力散落在岷江支流大渡河边,沉迷于鄂尔多斯的达拉特旗的夜晚,酣睡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某个小城……科技文明和自然之力,通过算力达到了一种融合。

到今天比特币全网算力达到约3000万万亿次哈希碰撞每秒,相当于约600台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,而且还在高速增长。

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在《算力之美》中写道。

他布道了一套无限美好的算力美学,但美学的背后,却是残酷的算力江湖和利益碾压。 挖矿正在一步步走向产业化,变成资本的游戏。

此时,去中心化的矿机和矿池开始出现,他们称自己是革命者,要改变极端垄断的比特币世界。 云算力挖矿就是其中之一。 他们的玩法是,建立多个分布式矿场,用数万台真实矿机提供算力租赁服务。 现在的算力太过集中,一些去中心化的玩法,也很难改变现在的格局和生态。

李珂称。

但区块链的精髓,就是去中心化,矿工们,依然有着那份信仰,坚定认为,最终挖矿这个行业,会被去中心的矿池打破。 这可能是让他们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。

这需要多久?5-10年,慢慢去蚕食巨头的领地。

李珂称。 但巨头会坐等革命吗?他们是否会反扑?这场算力之战和革命的星星之火,才刚刚点燃。